月溪明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自由与任性,我想,我已经分清了。